客服热线: 4006360163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新闻 >

员工曝酷骑已无钱发工资 押金部门解散

发布时间:2017-10-20 17:27:43

“共享单车的冬天真的来了。”而这股寒流也牵连到单车行业的从业人员。酷骑单车的员工们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十一会这么难熬,9月22日,酷骑单车突然强制解散全国各分公司,并同时要求各分公司员工签署离职协议书,不签署即不会发放工资。而在国庆前一天,酷骑单车原CEO高唯伟在酷骑官方大群发送消息称,原定于9月30日的发放的离职员工工资的时间推迟至10月15日,两天后,高唯伟再次发消息称公司账上已无资金。截止到发稿前,四百多员工的工资均未到账。高唯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酷骑欠用户和供应商累计5亿多人民币,但9月底公司账上只有5000多万,而根据此前酷骑单车公布的数据推算,所涉及的押金总额将超过30亿元人民币,民生银行也对外表示酷骑单车也没有任何押金存放在民生银行。而高唯伟与P2P平台诚信贷的关系,也让酷骑单车资金的去向成了迷。对此,一位酷骑离职前员工向网易科技爆料了高唯伟和P2P平台诚信贷之间真实的关系、押金退还中出现的猫腻、被并购的虚实以及酷骑单车实际的掌权人等等。从他讲述中,我们可以窥见一些内幕:用户只有通过市长热线、工商局投诉、消费者维权热线等方式能优先退还押金;酷骑单车和诚信贷共享办公空间和人员;作为酷骑单车实际控制人,高唯伟企图通过罢免自己,逃避社会责任;酷骑单车目前已无人管理团队,并且总部员工基本已经离职等等。以下为酷骑前员工对网易科技的详述,经整理如下: 从8月到10月这段时间酷骑愈发令人心寒,时间直到现在,仍有四百多员工的工资未能拿回,现在由我来细数深扒酷骑的罪:押金难退:程序混乱 优先处理向官方投诉的订单酷骑在7、8月份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退押金滞缓的现象,而随着退款人数的增加,客服部门已回应不过来了,于是全国新媒体都加入了客服工作,虽然工作量增加数倍,但其实我们手里并没有实权,只是将客户信息(手机号+支付方式)提交给公司客服部,对于退款客户的选择,首先是优先解决在工商局举报投诉的客户,后面则演变成客服部的员工小部分直接微信转账给用户,这时,整个押金退还的操作已经变成的非常的混乱且无序,而客服电话后来也证实是外包出去,根本不是我们公司的人。很显然,所谓的记录并提交,只是记录而已,用户只有通过各种方式渠道才会得到处理(市长热线/工商局投诉/消费者维权热线等等),后续更是出现了:收费帮退押金/借机偷取用户信息的人等等,这些事的出现,酷骑都选择了坐视不理。时至十月依然有成千上万的用户退押金得不到解决,在九月底解散公司事件后,用户的信息发出更是如同石沉大海,在北京的朋友还可以去总部现场退款,但其他省市的呢?愧对一路陪伴着的用户,这是酷骑的不仁!!工资难讨:拖欠员工工资 原CEO推卸责任九月初公司突然说要调整,先是让各分公司的员工去找新的办公室,新办公室从原先的CBD商业中心,换到了较远的创客区或是商住两用办公楼等地方。九月中旬总部下发文件说将工作时间由原来的单休(周一至周六)调整为双休(周一至周五),同时宣布国庆放假8天,刚搬进办公室的我们,听到这个消息都以为公司挺了过来,然而后面才醒过来,上面的连环计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九月二十二号,总部下发文件,命令要求全国各分公司当场解散,员工明天开始不用去上班,仅留下了北京总部的少部分人与分公司两名运维一名城市经理善后,同时要求各分公司签署离职协议书,而让我们最难受的是这份离职协议书,公司给出的意思非常明确,即:签署协议,9月30日就会发放当月工资(基本工资,不包括各项绩效、补贴),不签署即不会发放工资。因为对酷骑存留着感情,我们没有闹事,没有追讨赔偿金,没有责怪谁,再加上身心俱疲,只希望好聚好散。尽管上面的内容处处针对(详情见红框处)着我们… (内容中没有写了日期是9.30号执行,但却没有写明未执行是否终止协议等,也就为9.30的埋下了祸害…)9月30日,高唯伟在酷骑微信一群发送消息,强制推迟至10月15日发放工资,全然无视离职协议书所写的发放工资时间,然而截至当前(10月19日),全国四百多人的工资均未到账。我们是酷骑员工,凭什么拿不回我们的工资!这个国庆,大概是所有酷骑人过的最不开心的一次,因为我们是在前一天被告知的,即使去找法律援助依然要等到节后。愧对所有真心付出过的员工,酷骑,这是你的不义!!而后有同事与高唯伟私人微信聊天,问及工资何时发放的问题,其却回复称已不是酷骑人,无法确定。 10月17日,高唯伟在酷骑微信北京群发送消息称公司账上已无资金,将尽量保证善后人员工资,其他人员工资以电脑抵债,妄图获取北京员工的谅解; 当天晚间,高唯伟在某直播平台回复诚信贷兑付难的问题,已全然不顾酷骑用户和员工的利益,并称酷骑之所以走到这一步,是因为员工没有好好工作才致使酷骑如今的局面。自己罢免自己,且并无新公司收购迹象国庆中秋前后,之前一直隐匿着的高唯伟开始出现在公众视野中,连续接受了几家媒体报社的采访,着重强调了自己已经不是酷骑的实际控制人,甚至以股东辞退了自己为理由,这个时候才来洗白自己,似乎已经不合时宜了。因为所有原酷骑人都知道酷骑为高唯伟一手创办,虽然股东信息里没有他,但他确实为实际控制人。在这个节骨眼把自己罢免,是否已深知无法解决后续问题,只为逃避社会责任?而据了解,现在名义上的负责人也就是大股东张夫芝,我们在公司期间,从不知道酷骑的管理层里有所谓的张夫芝张总。如果查阅工商信息可以看到,酷骑各地分公司的负责人均为高唯伟的亲侄女高梦。此外高唯伟在被罢免后半个多月仍能查看公司账户,可以看出他与酷骑仍有关联,并关联不小,不然他会从何得知公司账户目前的资金情况。 酷骑分公司(部分)运营信息“酷骑单车订阅号”为酷骑公司企业所有,为何自身被收购这种绝对重大的事情需要援引第三方新闻?而传说中四川某企业的10亿收购,又是否与《九月份将解决所有退押金问题》、《新任CTO上线,技术问题很快解决》等公告一样的含糊其辞、空话连篇呐?在职期间,我们并没有发现公司有将要被收购的迹象,并且公司的高层基本已解散,目前已无人管理团队,并且总部员工基本已经离职,昨日下午(10月19日),甚至连北京总部客服部(有退押金操作权限)员工也已离职。重点转移诚信贷 无暇顾及酷骑单车10月17日晚上,高唯伟在某直播主要回复诚信贷兑付难的问题,到了这种危难关头,这位所谓的连续投资创业家依然活在自己的梦里,竟然开起了直播,对着他旗下诚信贷,卖力的在屏幕面前表演着,而诚信贷的副标题:视诚信为生命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也是极尽讽刺,但他之前发表的言论却称与诚信贷已无任何关系,(高唯伟曾对网易科技表示早已于诚信贷无关),这说明他在说谎。此外,酷骑单车和诚信贷也是在共用一个办公区,都在通州万达30层办公,并且酷骑的技术在诚信贷那边办公。 

相关文档

友情链接更多>>

  © 2015-2017 北京易至信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