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 4006360163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技新闻 >

内存条价格这一年涨了好几倍 到底是谁推高的?

发布时间:2017-10-20 17:00:58

 北京报道“内存条现在太贵了,比去年涨了好几倍,”一位电脑游戏爱好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抱怨道,“本来想给电脑升级一下,现在只能暂缓了。”近期,游戏《绝地逃生》大火,在线人数超越DOTA2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电子竞技游戏之一。游戏对配置要求高,不少玩家希望升级电脑,但摆在他们面前的现实问题是,相比去年低点涨超四倍的内存条价格。记者于去年三月购置了一台价格为7000元的电脑主机,彼时DDR4 2400hz容量为8G的内存条价格约为300元,而记者发稿当日在京东查阅同款内存条,价格飙升至了939元。“过去内存条占整机价格为5%-10%,甚至有些主机都可以附送一个8G内存条,但是现在想配两个8G的条,就要花费将近1900元,已经接近一个很好的CPU价格了,这是很多人难以承受的。”一位电脑装机从业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DDR3内存甚至在近三天出现了价格倍增的情况,由250元左右涨至接近500元。一直以来,可以作为附赠品销售的内存条“身价倍增”,让不少消费者和装机商始料未及。记者多方调查发现,依据IC Insights的一份报告,作为内存上游原料的DRAM颗粒一年来价格涨幅达111%,成本上涨明显低于终端产品的上涨幅度。“价格上涨的原因是多方面导致的,可能到今年底之前都不会出现反转了。”一位长期观察内存市场的人士告诉记者。供需结构变更“内存条涨价的根本原因是供不应求。”无论是市场人士,还是内存生产方,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达了这一观点。作为内存条原料的DRAM颗粒,不仅可以制作PC使用的内存条,还可以为手机等电子产品提供内存原料。近几年,PC产品连续五个季度出货量下降,使得各家DRAM厂商调整了销售结构,转向手机供货。特别是近年来中国手机配置的“军备竞赛”,使得智能手机市场的配置升级速度加快,各大主要手机厂商均将内存提升至6G,明年甚至会出现内存8G的手机,这种内存容量已与PC相差无几。“可能过去DRAM向手机供货的比例占30%,现在已经攀升到60%,在全球总体DRAM产能没有发生大提升的情况下,供向PC市场的DRAM自然减少。”上述人士告诉记者。同时,全球DRAM的产能和生产技术集中在三星、海力士、镁光和英特尔手中,他们的选择倾向直接决定了市场供需结构。“这几年国内手机的配置提升速度特别快,上游DRAM生产商更倾向于向手机厂商供货。”上述人士表示。他担忧,市场的发展会陷入一个不良的循环。“价格越涨,内存条的购买欲望就会越低,导致上游厂商更倾向选择向手机厂商供货,这会导致市场供给的长期低迷。”究其原因,他向记者表示,内存条的生产利润较低,一条内存条出货时的利润可能就在10元左右,溢价程度远不及手机。“手机用了更多的DRAM,相应内存条的供给就少了,因而涨价。”他说。飞涨的内存条价格也间接带动了上游DRAM上涨,IC Insights预计,今年在IC行业中贡献最高增长的将会是DRAM的55%,而事实上,2017年至今的价格涨幅已经超过了40%,这也是DRAM有史以来涨幅最大的十个月。飞涨的价格让掌控这一市场的三大公司赚得盆满钵满,以海力士为例,仅二季度录得利润为1.1万亿韩元(9.885亿美元),大幅超越此前韩国分析师的预期,二季报显示,将产能大幅转向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是获得大量盈利的关键。有分析显示,海力士将于年底扩张产能,为了保持相应市场份额,其竞争对手三星与镁光或也同步跟进,DRAM产能紧张的情况有望得到缓解。不过,上述人士告诉记者,短期内价格反转的可能性不大。“来自手机和电脑配置的‘军备竞赛’或许还会持续,产能的增长和需求重新维持动态平衡,将会是明年以后的事情了。”他说。渠道商存货炒作“你可以这样理解,无论是内存条还是DRAM,都是可以作为大宗商品进行交易的,所以中间的渠道商和交易商,在价格制定过程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上述人士表示,“其次,作为行业大佬,金士顿是具有‘定价权’的,各大厂商的内存条出厂价格,每天都会根据金士顿当日的出货价格进行调整。”在了解到全球超过60%的内存条均由金士顿供应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联系到了金士顿中国的相关人士询问近一年来内存条出厂价格,但很遗憾并未得到具体数据。“一方面相关数据需要时间去收集,另一方面涉及商业信息,需要走公司的审批程序才能对外提供。”金士顿方面表示。同时,金士顿方面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期内存条价格上涨的原因为:“一是上游颗粒(DRAM)厂商在制程转换方面进展不顺利,导致出货量达不到预期;二是移动设备出货量不断增长,挤占了PC内存的空间;三是部分工厂近年来遇到的停电、泄漏事故等意外,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内存价格的短期波动。”“基本可以这样认定,内存颗粒在短期内不具备供需关系根本性反转的条件。”他告诉记者。不过,同样作为内存生产商的深圳亿储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蔡乐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工厂出货的内存条都是根据成本价进行调整。依据他的叙说,工厂方面出售的内存条价格涨幅基本符合上游DRAM的上涨幅度。那么,多余的价格上涨极有可能是中间渠道商的定价调整造成的。“近一段时间价格上涨,渠道商会囤积一部分货,等待涨价出售。”蔡乐告诉记者:“而下游需求是不是真的出现大幅度上涨,确实未知。”同时他表示,目前DDR3的生产正在全面转向DDR4,产品升级带来了更多不确定性,也使得价格被推高。依据IC Insights的一份报告,今年DDR4的产品将会占总体内存条的58%,而去年这一比率仅为20%。“其实推高最终产品价格应该有多方面因素,包括供给、产品结构、渠道和需求等,”蔡乐表示,“我也希望中国有朝一日可以自己独立生产DRAM,这对行业来说是件好事。”

相关文档

友情链接更多>>

  © 2015-2017 北京易至信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